专访蔡澜:唯美食和时间不可辜负

发布时间:2017-11-10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三趣时尚资讯网
见到蔡澜先生,是在十月底的北京琉璃厂西街,清晨八点半,秋风清爽宜人,这条古色古香的文化街两旁不时飘落下片片的银杏黄叶,我从街头准备走到街中间的荣宝斋。只见前方一辆车缓缓停下,后车门打开,下来一位长者,穿着笔挺,右手背着一...
见到蔡澜先生,是在十月底的北京琉璃厂西街,清晨八点半,秋风清爽宜人,这条古色古香的文化街两旁不时飘落下片片的银杏黄叶,我从街头准备走到街中间的荣宝斋。只见前方一辆车缓缓停下,后车门打开,下来一位长者,穿着笔挺,右手背着一只米白色布袋,左手拄着一只手杖,银白色的头发,衬着红彤彤的两颊,笑容和蔼地跟行人点头问好,这就是我即将采访到的嘉宾——蔡澜。

 

 

我慢慢走上前,跟他问好和说明来意,他笑脸亲切地说:“好的,我们到楼上聊。”,并让助理安排我一同上楼。我们在书法桌边坐下,他的助理为我递来一杯普洱茶,同时对蔡先生说:“帮您准备了一杯更浓的。”,随后便呈上了一杯茶色浓郁的普洱茶给他,喝过茶之后,我平复了心中的小紧张,准备跟眼前的这位“老朋友”开始对话。

 

笔者与蔡澜先生的合照

 

尽管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蔡先生本人,但他对于我却一点也不陌生。我每天在微博上见到他,看他的美食节目,读他的著作,听他的演说。他之于我,就像一位常常进行思想交流的老朋友。

 

 

蔡澜,一九四一年八月十八日出生于新加坡,祖籍广东潮州。十多岁时曾留学日本,学习电影编导;二十来岁到香港,长期担任电影监制;四十多岁时,主持电视节目创香港收视记录,与金庸、黄霑、倪匡并称为“香港四大才子”;五十岁之后,进军商界,制作并主持美食旅游节目,出版书籍,创办美食品牌;如今的他,仍然活跃于公众,所到之处必拥有一批粉丝追随,每天自在,快意生活。

 

 

此次,蔡澜先生到访北京,在荣宝斋举办了他人生的第一场行草展。展览一共五天,不仅展出了他四十多件作品,同时,他也每天到场,诚意满满,不懈怠一天。他在展区与来访的朋友问好,分享书法心得、交流解答问题、带领小朋友体验书法之乐,认认真真,不亦乐乎。

 

 

他说:“我做事情很认真,要做就把它做好。”

 

他的个人微博从2009年注册后开始发表动态,他每天更新,在线分享,回答网友提问,与他们聊美食、聊人生。在他的真诚又认真的更新下,现如今微博的关注粉丝人数已达970万。

 

对待每一件他正在做的事情,他都亲力亲为,认真诚恳。他说道:“这一次受荣宝斋之邀举办行草展,感到无上的光荣,我写了五十幅,另外也展出我的插画师苏美璐的十幅画作,以增情趣。至于展览的题名,我始终认为‘书法’二字对我来说,是沾不上边的,平时练的多数是行书和草书,最后决定用《草草不工·蔡澜行草展》。”

 

 

展览吸引了许多书法爱好者以及他的粉丝慕名到场,其中不乏有重量级的明星粉丝,如钟楚红、林依轮等。

 

欣赏他的行草作品时,能深刻地感受到这就是出自蔡澜先生之手。从他书写的字体和内容上看,总会让人会心一笑,想起他那笑傲江湖式的快意人生态度。

 

 

以下为《万表世界》与蔡澜先生的对话内容

 

Q:您喜欢手表吗?

 

A:我喜欢手表,因为我是一个很守时的人,我是一个永远早到的人。

 

Q:您喜欢什么类型的手表?

 

A:我要很准确的手表,所以CITIZEN那时出了电波表,我就开始使用,后来他们开始做GPS表,那我就更喜欢。但是所谓的去到哪里调到哪里,这样的话就很麻烦。所以还是苹果手表好,但问题是每天都要充电,这也是一个人生负累。

 

Q:手表对您的作用是什么?

 

A:我从来不认同买一块手表来当首饰,炫耀给别人看。那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。手表对于我就是可以准确地看时间。

 

Q:您的朋友有特别喜欢手表的吗?

 

A:也没有,倪匡先生也是买一块很普通的石英表。金庸先生就常常有很多名贵的手表,是他的太太买给他,叫他戴。黄霑也是没有什么所谓,也是买一块普通的表。那时候,许冠文说过,人生第一次赚到钱时,第一样东西可以炫耀的就是一只劳力士,所以大家都先买一只劳力士。

 

Q:那您买过吗?

 

A:劳力士我也有用过,但是我就觉得很老土,样子也不见得很好看。

 

Q:现在很多智能表能计算步数和睡眠,您会使用吗?

 

A:不必不必,这种手表留给那些很注意健康的人,我不是注意健康的人。

 

Q:您在不同的领域应对自如,您是如何安排您的时间?

 

A:睡少一点,你的时间自然就多起来。

 

Q:您如何看待工匠精神?

 

A:工匠精神的倡导已经很久了,给日本人讲了之后,中国人也注重起来。以前我们中国人一讲到匠气,就觉得俗,并不认为他们是艺术家,但是现在艺术家少了,所以匠气也是第一流的艺术家。

 

Q:您师从冯康侯老师学习书法,您是如何看待这一份师徒情谊?

 

A:我很有缘分跟冯老师学习,我觉得是人生很有福气的事情。我觉得这种艺术,有先生来教,可以快一点地领悟到其中的要点。同样是一个帖,如果有老师写一篇给你看,你也就知道这个笔画从哪里下笔哪里收;如果你只是看帖的话,你是看不到的。但是,如果拜到坏的老师,你的一生也会受到坏的影响。这是需要一个缘分。

 

Q:现代男性把很多时间放在追求事业和名利,而很少追求爱情,男性要如何做到平衡事业和爱情呢?

 

A:爱情没有得计算的,爱情来到的时候,你很盲目去爱了这才叫做爱情。事业不同的,完全两回事,事业可以学习,爱情没有得学习。两件事不能一概而论,也没有比较,总之,爱情来到了,你就可以去爱。事业倒是有一个目标,你就可以往这个目标去追求。

 

Q:对于现代女性,您有什么建议?

 

A:几十年前的爱情问题跟现在的爱情问题,一模一样的,一点都不过时,问来问去都是那些。现在已经是二零一七年,女性也不一定要嫁人啊,要这个要那个。爸爸妈妈怎么讲,如果你很在意这些,那我也没有办法救你,上帝也没有办法救你。我认为做为一个现代的女性,最重要的是自己独立地生活,不要靠别人。爱情嘛,会来的,迟早会来的。

 

Q:您认为什么是年轻?

 

A:年轻大家一定经过的嘛,年轻是犯错都不要紧的时代,所以尽量去犯错,尽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

 

Q:您是如何看待人生的享乐与积累的关系?

 

A:你要努力过之后,才能体会到享乐的快乐。你没有星期一到星期六的努力,你就不会觉得星期天的可贵。
 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:
友情链接: